【原神维海/接龙】东方快车创人案(评论竞标题目中)

前排提示:娱乐接龙,纯看个乐呵,会存在上下文不太对》劲的情况。标题由场外围观人士提供(乐)

规则:关键词接龙,投骰子决定接龙顺序,由前一位给后一位出关键词,第一位的关键词出自最后一位。接龙内容自由发挥字数不限,但需要提及或者以关键词为核心。

所参与接龙的老师将在文章内标注出。

备注:现代提瓦特背景



关键词:槲寄生  @久怀寇 


卡维手里拎着两大袋东西,艰难地掏出钥匙,打开了家门。艾尔海森此时正好扶着门翘着左脚一跳一跳地往外走。卡维一抬头就见到他这危险行为,忙扔下袋子把门一带,快步去扶。

“都说了让你待在卧》室里好好休息,”卡维皱着眉,“跳来跳去的多危险?”

“我有分寸。”艾尔海森任由卡维半扶半抱地把自己带到沙发上。

“你要是有分寸就不会因为追击犯人崴脚了,要不是风纪官及时赶到,都不知道你会怎么样。”卡维赌气似的说,转头从门口的袋子里掏出两盒药油,走回来蹲在艾尔海森旁边,掀开他的裤脚,露出肿成了馒头的脚》huai。

“你就庆幸没伤到骨头吧。”卡维一边往上面抹药油,一边假装恶狠狠地说道。

“我记得我说过,那只是意外。就算当时风纪官不来,我也能解决。”艾尔海森没在意,疼》痛让他皱了皱眉,十指抓》了》抓沙发。

“别嘴》硬了……这是新的药油,隔壁枫丹商人送我的试用装,据说是用槲寄生以璃月古法制的,治疗跌打损伤的效果很好,要是效果好,我下次再去买。”卡维涂完药油,又打开另一个盒子,取出一包草药,用绷带固定在伤处,才扶着艾尔海森坐到餐桌边。

“既然来了枫丹商人,今天就吃火鸡和奶油炖菜吧。”卡维拎起袋子,往外面掏食材。

“我想吃卡芒贝尔奶酪配法棍。”艾尔海森往zui》里剥了一颗雅尔达糖,随手掏了一本书出来,闻言抬脸看他。

“别挑食——我今晚还有工图没画。明天再去买。”卡维没好气地说。

他等了半天,没等到艾尔海森的回应。卡维停下整理的动作抬起头,正好被凑上来的wen》ruan堵住。

艾尔海森正在wen他。日落果香》甜的味道顺着she》尖落在kou》qiang里,糖块在两人齿》间碰》撞,发出些微响声。

他们终于分开,糖也到了卡维zui》里。

“在枫丹有这样一个传说,”艾尔海森chuan匀了气,撑着脸打开书,嘴角带着丝笑意,“在槲寄生下接》wen的人会得到女神的祝福。”

卡维把糖换到另一边,心想经典口味不愧是经典口味。

艾尔海森不出意外地看见了他逐渐晕》hong的耳》尖。

 


关键词:按圈shang》吊  @逐浪云轻。 【出自岚少实况】


很少有人知道艾尔海森其实也是玩游戏的。

什么港诡实录,锈湖,sha》lu天使……闲下来的时候他能窝在房间里打上一天。

最近艾尔海森迷上了夜迴系列,恐怖解密游戏,再加上有意思的剧情,很难不让艾尔海森深陷其中。

借着这次病假的契机,艾尔海森终于可以翻出前阵子因为忙碌而尘封已久的手柄打游戏了。


在開始遊戲之前,須請玩家配合。

請將房內燈光全數關閉,僅將視線集中於畫面之內。

您準備好了嗎?【是】【否】


字体的繁简对于精通语言的艾尔海森来说并不成问题,这种放在游戏前面制造氛围的话对于他来说已经是看得太多了。

恐怖游戏哪有不关灯的,开着灯有什么氛围可言,艾尔海森这样想着,于是毫不犹豫的按下了确认键。

接下来屏幕上的字又换了样式:


從現在開始,請勿將視線移向畫面外。

您是否能夠遵守?【是】【否】


玩一个游戏,还有那么多讲究的吗?艾尔海森皱着眉有些叛逆的选择了【否】。

本以为该进入游戏画面了结果又跳出来了一行字:


如有任何問題,本公司概不負責。敬請見諒。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艾尔海森当然不信这些,他只当那是游戏公司为了制造氛围感加上去的。

画面闪过几个图标,终于进入了游戏界面,“開始遊戲”被按下,率先映入视野的,是写着稚》嫩字体的日记本,右边还画了一只潦草的小狗。

再次按下确认键,进入到可操作的游戏界面,上来照例先是导入操作示例练习,艾尔海森过操纵着女孩过了桥,与小狗分隔两地,只得继续前行。


把箱子拿到樹底下吧。

按住○期間,可將物品拿在手上。


游戏界面上这样显示着,来回走了好几圈,确认前面没有路可以前行了,艾尔海森只得依言照做。

将箱子放在树底下……这是要干嘛……一种要shang》吊的感觉……艾尔海森漫不经心的想着,操纵着女孩依照提示去行动。


站在能夠進行動作的物品前會顯示!圖示。

在顯示!圖示的期間,按下○按鈕則可對對象進行動作。


按圈shang》吊……艾尔海森这么打着趣,可下一秒他却瞪大了双眼。

女孩将狗绳挂到了树上,拉过绳圈tao上脖》颈,身体前倾顺带借力一蹬,四肢抽》chu了一阵最终双臂自然垂下没再挣扎。

卧槽……还真是shang》吊啊……

直至画面渐黑跳出了奖杯,场景已经切换完毕艾尔海森都没缓过来。他玩了那么多的游戏,这么展开的还是头一个,上来就自》sha的。

他没注意到的是,在刚刚的某个瞬间,女孩好似扭过头看向了他,不再是侧颜和蝴蝶结,而是半张发黑的脸庞。


等到卡维画完工图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三点了。

自从吃完晚饭后他就一直坐在桌前涂涂改改,现在终于完工了,卡维怀着激动的心情将图纸卷起来收好,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筋骨。

去洗个舒服澡之后就可以shang》chuang去睡》觉了,别的事中午起来再说。卡维这样想着,正要拉开房间门,却听到外面传来一些不同寻常的响动。

进贼了?艾尔海森这时候不早就应该睡了吗。卡维这样想着,轻轻地关上了房间内的灯,手搭在门把上缓慢下》压。门拉开了一条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外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卡维闭上眼去适应黑暗,侧耳倾听响动的来源。

是客厅。

卡维猛地睁眼,一个闪身便从房间里出来了,顺带轻轻地扣》上了门锁。

卡维屏住呼吸蹑手蹑脚地前进,不大的响动仍在继续着,制造者显然没有打算刻意去遮掩,就好像并不介意被人发现一样。

现在的贼都这么大胆的吗?卡维终于在墙壁上摸索到了灯的开关将其按下——

“啪”的一声,整个视野都变得明亮了起来,哪有什么小偷,那不过是艾尔海森罢了。等等……他在做什么?!

原本崴了一边脚的艾尔海森此时却能不顾疼》痛的双脚落地行走了,尽管站立的姿势有那么一些的搞笑。

艾尔海森几乎是在灯亮起的瞬间就听声辩位确定了卡维所在的方向看去,他的眼神冰冷,仿若无机质的死物。

没一会儿他又扭回了头去,扶着椅背颤颤巍巍地站到了椅子上,将事先挂好的绳圈tao到了脖》子上,整个人完全放松下来并一脚往后踹翻了椅子,发出了剧烈的声响。


“艾尔……海森?”



关键词:莫比乌斯环 @洛羽Z(关注前先看置顶) 

卡维从chuang》上惊醒,捞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看了一眼:2月5日早晨六点整。

“呼,果然只是一个噩梦。”想到还因为崴了脚在家休假的艾尔海森,卡维从chuang》上起来,准备去做早饭。

等等,为什么艾尔海森不在房间里?崴了脚还这么爱动,难怪好不快。卡维无声地吐槽着,推门往厨房走。经过书房时探》身往里面看了眼,艾尔海森果然拿着本书在里面看。

卡维叹了口气,还是任劳任怨地去做早饭了。谁叫大名鼎鼎的代理大贤者,他妙论派之光的恋人,现在因为追击犯人崴了脚而不方便动作呢。

早饭时光无疑是温馨的。自从艾尔海森得到病假之后,两个人互相呛声的时刻倒是少了,说不上来是艾尔海森懒得和卡维吵还是卡维看到他因为脚伤难得乖巧的样子而不忍心,总之,今天的早饭时间一如既往地温和。艾尔海森安静地吃着盘子里的米圆塔,卡维时不时抬起头看他两眼。

“卡维,我只是脚崴了,不是不能吃饭,没必要这么看我。”艾尔海森终于忍不住开口。

幸好卡维没想和他吵架,不然这顿早饭就不温和了。

卡维手撑着下巴,盯着艾尔海森的眼睛说:“我只是觉得,和你的话相比,你长得还是很好看的。”

艾尔海森一时被这话堵了回去,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安静地吃他的早饭,毕竟卡维偶尔这么说,他还是挺》受》用的,没必要吵起来给自己找气受。

吃完饭就是各干各的,好歹他们都是独立的成年男性,都有自己的事情做,并不是在一起谈恋爱就要时时刻刻nian在一起。

卡维去了艾尔海森单独给他划出来当工作室的房间继续画他的工图,艾尔海森则是回了书房继续看他的书,他这时已经想好了,等这一章节看完,他就要去玩因为代理工作而搁置已久的游戏了。


平静的一天。


时间很快又转到了半夜三点。

卡维放下笔,心情愉快地最后看了眼自己完成的工图,把图纸收好往外走。

半夜三点,理所当然是极安静的,房子里的另一人拥有良好的作息,今天自己只是在安静地画图纸,所以对方肯定早已入睡。那么,房子里的响动是从哪里传来的?

卡维转身走进客厅,“啪”的一声打开暖黄色的吊灯,扭头一看,瞬间瞪大了双眼。

艾尔海森把自己的头tao进绳圈里,然后踢倒了椅子。

卡维看着梦里的场景再次上演,平端感到诡异与怪诞,这次甚至连一句话都没喊出声。


等等,真的是梦吗?


“艾尔海森——”卡维惊呼着从chuang》上醒来,下意识看了眼时间:2月5日早晨六点整。

……

艾尔海森踢倒了椅子。


……


“!”卡维又醒了,时间显示:2月5日早晨六点整。

纵使再匪夷所思,卡维此时也不得不相信他陷入了某种奇怪的循环之中,说着一模一样的对话,画着一模一样的工图,看到一模一样的艾尔海森shang》吊》自》sha,而且每次一看到艾尔海森自》sha,时间就自动跳回当天早上他醒来的时候。

所以,跳出循环的方法是,阻止艾尔海森自》sha?

但是艾尔海森又为什么突然会自》sha?想起这几次晚上看到艾尔海森时他的奇怪神态,卡维确信有什么他没注意到的事情发生了。肯定是在他画工图的时候,艾尔海森出了什么事情。

于是,卡维决定,吃完早饭之后开始观察艾尔海森,看看到底是什么让他选择shang》吊》自》sha。


第一次,让艾尔海森换本书看,虽然不解,但是影响不大他还是照做了。失败。

第二次,将看书时间缩减一半。失败。

第三次,更换了早饭内容。失败。

……


终于,在卡维选择让艾尔海森坐在他tui》上打游戏的时候,他无意间瞥到了电脑屏幕,发现了端倪。这个游戏的那个画面,按圈shang》吊,怎么这么像艾尔海森每晚必定上演的保留节目。

最后一次,卡维禁止了艾尔海森玩这个游戏。

“?卡维,你无权这么做。”艾尔海森看着卡维,眼神流露出不解。

卡维手上拎着游戏手柄,闻言轻声说:“学弟啊,这是最后一次了,听听学长的话吧。”

“什么最后一次?”艾尔海森有心反抗,奈何脚崴了,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看着卡维拿着手柄离开,自己重新翻开了刚刚合上的书。

卡维很快走了回来,又把艾尔海森抱进怀里坐着,zui》chun轻轻碰上他后》颈的皮》肤,落下一wen。

“艾尔海森,我爱你。”

艾尔海森心里想着莫名其妙,行动上还是偏过头qin了下他:“我也爱你。”


卡维睁开眼,看了下时间:2月6日早晨六点整。

他露出一个如释重负的笑,侧身把还没醒的艾尔海森揽进怀里,闭上眼睡起了回笼觉。

 


关键词:甜品  @——(请看置顶,再问拉黑) 


见wb卿乃佳人而君歌共舞

第一部分



关键词:眼泪  @鹤徵 


见wb卿乃佳人而君歌共舞

第二部分

 


关键词:jiao》lian【装饰物】  @云彩上的毛球 


见wb卿乃佳人而君歌共舞

第三部分



关键词:芥子  @劫道抢红薯 


「你是太阳。」


耳边似乎仍残留着艾尔海森呼出的热》气,将金发的建筑师从黑甜梦乡中唤醒。

卡维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往艾尔海森的方向挪了挪。他睡得有点冷,醒来时半个shen》子露在外头,作为罪魁祸首的艾尔海森卷走大半被》子垫在shen》下,裹成一团睡得正香。

卡维盯着这样的艾尔海森看了五分钟,终于熄了去扯被》子的心思。他揉着脑袋,跟乱得打结的头发较劲,一边去看墙上的钟,眯着眼睛看了会才看清上头的字。

五点啊……卡维看向窗外。

天带着些许阴沉的黑,延伸至地平线时,微微显露出一抹极淡的青色,看着是要下雨了。卡维一想到下雨便什么都不想做,干脆捡了条昨》晚丢在地上的衣》服穿。

他和艾尔海森身》量差不了太多,顶多是xiong》kou那块地方不大一样,在家随便穿穿倒也没什么。他套了衣》服也懒得起》chuang了,索性靠在chuang》头就着半开的窗帘看一场日出。


“卡维?”


艾尔海森的声音冷不丁响起,吓得一心看日出的卡维差点从chuang》上跳起来。

他没好气的转过身:“怎么了艾尔海森,你怎么醒……”

他的话语戛然而止。


艾尔海森背窗而坐,眼睛亮得令人惊愕,黛青色的天幕中,一点橙黄如初生朝阳般渐渐升起。卡维用力地揉着眼睛,他有些分不清,这究竟是他的yi》想还是现实。


怎么会有两轮朝日正在升起?


这诡谲又瑰丽的景色令人痴迷,呼唤着卡维身为艺术家的一部分。他迫切地想要凑近一观,取他的笔与稿纸,但很可惜,艾尔海森牢》牢》握》住了他的手,将他留在原地。


“卡维。”


随着天光渐亮,那片瑰丽的色彩渐渐消散,唯有金色的光辉映在艾尔海森遍布ai》mei》yin》ji的身》躯上。那些hong》hen一点点消失,像是从未出现过。艾尔海森伸出手,覆上他的眼低声叹道:


“你是太阳。”


迟来的睡意汹》涌而来,他甚至还来不及握》紧艾尔海森的手便被裹挟着沉入黑暗。


“你在发什么呆。”


卡维猛地睁开眼。

他站在艾尔海森的面前,唇上一点柔》ruan的cu》感唤醒了记忆。艾尔海森qin》wen着他,chun》齿》间日落果的甜香是如此清晰,糖块在碰》撞,被轻轻推进他的kou》中。

“在枫丹有这样一个传说。”眼前的艾尔海森说道。他脸色微》红,唇角微微勾起,卡维不由自主,与他一同说出了那句话。

“在槲寄生下接》wen的人会得到女神的祝福。”

“嗯?”艾尔海森挑眉看着他,“原来你知道?”


当然,我当然知道。卡维用she》尖将糖换到了另一边。


一模一样,一模一样。


那人黛青色的眼眸中,他看见艾尔海森眼中的他与那点橙黄逐渐融为一体,耳边回响着那句梦了千百遍的话语:


「“你是太阳。”」


end.

评论-2 热度-146

评论(2)

热度(146)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